產品分類導航
聯系我們
  • 電話:020-62807302
  • 聯 系人:朱國銳/朱建環
  • 聯系方式:020-62807312
  • 傳真:020-61030958
  • 郵 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 首頁 > 鋼鐵資訊 >
做好的不銹鋼站臺送到長沙一噴漆廠加工 拿貨時竟人去樓空

4月9日,長沙縣榔梨鎮,為周先生加工公交站臺的噴漆廠廠房內空空如也。 圖/實習記者滿延坤

周先生是南昌一家不銹鋼加工廠的老板,2019年底,他通過朋友認識了長沙縣榔梨鎮東升噴漆廠的老板王先生,便將自己工廠內生產的公交站臺交付給王先生的噴漆廠加工。

其間周先生陸陸續續給王先生轉了2.4萬元左右,作為噴漆費用。

近日,周先生覺得對方應該交貨了,可這時王先生突然“人間蒸發”了,隨之消失的還有他送過來的價值5萬多元的公交站臺。

南昌的周先生經營一家不銹鋼加工廠,最近生產了一個大設備:一個長8.8米、高近3米的公交站臺。

這個不銹鋼站臺做好之后,還需要噴上白漆。經朋友介紹,他將這個不銹鋼公交站臺運往位于長沙縣朗木梨鎮的一家噴漆廠進行加工。

等到疫情形勢好轉,他聯系對方準備取貨時,才發現對方手機已經“無人接聽”,趕到現場,這個噴漆廠也已人去樓空,自己生產的公交站臺和噴漆廠里面的設備都已消失不見。

公交站臺為何會憑空消失?4月9日,周先生向記者講述了這件讓他覺得奇怪的事。

5萬多元的公交站臺送去噴漆

周先生是南昌人,在當地經營著一家不銹鋼原材料加工廠,因為工作原因,常年待在長沙。

2019年12月,他通過朋友認識了一個在長沙縣朗木梨鎮經營噴漆廠的老板王先生,于是決定將自己工廠的公交站臺送往該工廠進行噴漆加工。

“去年的時候,一個朋友說他有認識的人做噴漆加工生意。”周先生說,當時自己工廠里已經做好了一套公交站臺設備,只差噴漆了,就聯系了這名經營噴漆廠的王先生。2019年12月,周先生將這套價值5萬多元的不銹鋼設備運往該噴漆廠,并與王先生見了面。

周先生說:“本來約好年后拿貨,但考慮到疫情,他們應該會停工一段時間,所以過年后的那段時間我一直沒與他聯系。”

付了尾款后發現聯系不上人

從周先生與王先生的微信聊天記錄中記者看到,周先生在2019年12月21日與2020年1月20日分兩次向王先生共轉了13543元的費用。“轉的都是噴漆費用。”周先生說,除了在微信上給對方轉了這些錢之外,自己還通過銀行卡轉了一萬多元,“總的費用是24000元左右。”

同時,記者也發現,對方在微信上收了這13543元的轉賬之后,對方還不忘提醒周先生將剩余的1000元尾款盡快付了。

4月7日,周先生覺得王先生的噴漆廠應該復工了,就想聯系一下對方,準備商量拿貨的時間。“一開始打了電話,沒人接,后面我又在微信上問他在不在長沙,又給他打了很多次微信語音電話,都沒有回復。”這時候,周先生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了。

噴漆廠20天前已人去樓空

覺得不對勁的周先生,4月7日下午來到這家噴漆廠一探究竟,可令他沒想到的是,廠房內已經空空如也,不僅自己的貨物不見蹤影,噴漆廠原有的設施設備也都消失不見了。“看到的第一眼都傻了,以為自己在夢游。”周先生說,“我懷疑他是拿著我的模具去變賣了,或者是拖到什么別的地方去了。”

隨后,周先生找到出租該廠房的房東,詢問王先生的去向。房東告訴周先生:“應該是20多天前的一個晚上搬走的,當時搬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第二天一早就發現廠里被搬空了。”

當天晚上,周先生又給王先生發了微信,詢問對方是否賣了自己的站臺模具,并希望對方能趕緊給自己回電,但依然沒有得到任何回復。

目前,周先生已向長沙縣當地派出所報案,等待后續處理。

瀟湘晨報實習記者滿延坤記者駱一歌長沙報道

發布時間:07-28  【返回】 【TOP
舟山体彩飞鱼下载